l5xxm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ptt-169白逸的奢望相伴-4lpxd

炮灰女配不想轉正
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
仅仅只是一句话,就决定了红袖的运命。林曦甚至不敢相信,这个一直处处给她麻烦的红袖就这样下线了。
总觉得进展太快。
“只是撤了大宫女的头衔,并没有赶出无情峰。”系统提醒道,像这种执念很强的炮灰,作者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轻易下线,后期估计还会搞出事情来。
心軟是病,情深致命
林曦颇为赞同的点头,现在故事才刚刚崭露出主线来,天门之人无孔不入,这红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道具。
林曦走回自己院子,经过拐角时却和楚天雪撞了个满怀。
“天雪怎么了?何事这么慌慌张张的?”林曦扶住她。
楚天雪此时脸红得不像话,正常修士走这么点路,可不会红成这样,然而楚天雪还是表示没什么,就是见到了昱霄仙尊太激动了,慌忙跑来出来所致的。楚天雪不说,林曦自然也不问。
“走,我们回去吧。”她拉上楚天雪的手,将她带回去。
“嗯。”楚天雪倒是安份的跟着林曦。
可是看她这神情,却又明显有话想问林曦,终于就在快到之时,她装作不在意的问道:“曦儿妹妹,请问你们浩阳派可有十六七岁就结金丹之人呢?”
“有啊。”林曦自豪道。
“是谁!”楚天雪顿时期待的问道。
林曦耳朵一红:“苍澜。”
“上元峰,元虚掌门弟子——苍澜。”
梨花雕又長相思 妖若不夭
“原来,他叫苍澜。”楚天雪喃喃道。
秘養雙面甜心妻 喬寧
她回想起刚刚那人将她揽入怀中的画面,那个人是那么的英俊儒雅,充满风度。低头更是羞红了脸。既是如此的话,刚刚和昱霄仙尊一起下棋的人便是浩阳派掌门了。看来这浩阳派确实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,就连掌门也是风姿不凡。
“阿嚏。”萧柏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,怎么回事?大乘初期修为也会得伤寒?
“老昱不必相送了,反正我改日还会再来。”萧柏拍拍昱霄的肩,都来往那么多年了,他早就不跟昱霄客气。
“我倒希望你那臭棋能有所涨进再来。”昱霄摇头这每来一回输一回,这萧柏究竟有没有回去研究棋谱。
萧柏耸肩表示自己知道了,并且放言表示自己下次一次会赢的。这两个老友之间,有说有笑,一旁的白逸却是一脸阴郁,眼中的焦急,一点也不似平常的他,他几次看向他的师父萧柏,眼中似乎想说些什么。明明是大乘期的大能,此刻却是毫无反应。
“后会有期了老昱。”萧柏向离去的昱霄挥手。
“师父!”白逸也终于有机会说话。
“我们不是说好了,此次你来找昱霄前辈,帮我说媒,求昱霄前辈成全我和曦儿的吗?”白逸脱口而出,诉说着这次的他们过来的真实目的。自从下定决心,要与苍澜相争,这个念头就一直盘旋在他的心头。
他好不容易才说动了师父来保这次的媒,可是没想到师父却是在昱霄面前提都没有提此事,这让白逸很是失望。若没有萧柏的作媒,他单独找昱霄的话,绝对是说不成此事的,万一又让那苍澜领了先的话。
然而他话还没说话,萧柏便狠狠瞪了他一眼,白逸立刻禁言,向萧柏低头行礼。萧柏此刻再无轻浮的表情,而是前所未有的严肃,他将手搭在白逸的肩上。
“逸儿,忘了林曦吧。”
“老昱是绝对不会轻易将林曦那孩子托付给任何人的。”
白逸心中一凉,如果真是如此,那他如何从大乘期的大能手上夺人。
“如果你认定了林曦的话,那就自己修炼到大乘期吧,或是…”
“等到老昱飞升之后。”
一个本该飞升之人,就算压制修为,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去呢?白逸听懂了萧柏所说的意思。萧柏收回了手,并且负手离开:“我听说,两日后便是浩阳派沐瑶长老的生辰,你就留下来,替我表一份心意吧。”
白逸高兴的抬起头:“是。”
缺德皇帝,妃常萌
楚烨拍拍肚皮,身为修者还真是半点雅相也没有:“林妹妹,你这里的饭菜可真好吃。”在明德派,他就没有用过这么好的膳食。
林曦轻笑,这么多年楚烨的性子真是半点也变,两人正谈着过去,然而却遭到了秦桑的呵斥,当然是对楚烨的。
“楚公子,如今我们家小姐是昱霄师祖的弟子,更是这无上宫的小主人,您身为明德派弟子,礼仪二字应该知晓的吧。”
虽然这秦桑领了这一百鞭,但是由于林曦给的药,再加本身底子好,已经没有大碍了,便前来服侍林曦,但是听到楚烨一口一个林妹妹,毫无规矩可言,这便惹得秦桑心中不快,出言教训。林曦现在是什么身份,这个人又是什么身份,小小门派出来的,竟然敢这么亲密叫着林曦!
“不过一个称呼而已秦姐姐何必认真呢?”楚天雪替自家哥哥说话道。
然而秦桑却是不卑不亢的行礼道:“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,担不起姑娘一句姐姐。”
“我…”楚天雪顿时眼红,泪似就要落下:“我不过是…秦姐…秦姑娘请不要生气。”
林曦内心不禁拍手,论扮楚楚可怜这一点,她真比不过楚天雪,原来说话似是而非,保留三分,再主动先认错,滴两点眼泪,便能如此引出同情心,这不楚烨便已经站起替自己妹妹抱不平。看来这楚烨平常也没少被自己妹妹利用。
流浪在諸天世界
眼见着秦桑要和这两兄妹吵起来。
“好了,秦桑天雪姐姐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,是我的旧相识,称呼而已不用太在意。”最终林曦还是充当了那和事佬,两边不得罪的说道。
但还是让秦桑有些受伤:“是。”她默默退下,但还是将凶狠的眼神投向了楚天雪,楚天雪害怕的低下头显得是如此无辜。
林曦默默的饮下杯中茶,她让秦桑去帮她放些泡澡水。林曦的事情秦桑自然会尽心去办,她离开时视线从未离开楚天雪身上。
還魂
直到秦桑离开后,楚天雪才抬起头,弱弱道:“秦桑姑娘是不是很讨厌我们这些小门小派的人。”
林曦赶紧劝道:“不是的,天雪姐姐你别误会。”
秦桑她只是单纯的讨厌你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