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d65v好看的言情小說 面首三千女皇萌萌噠笔趣-第三十九章,解毒2展示-vvkzc

面首三千女皇萌萌噠
小說推薦面首三千女皇萌萌噠
次日醒来时,何紫嫣发现自己躺在养心殿内柔软的大床上,起身穿过珠帘,看着小青收拾东西的忙碌背影问:“小青,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“女皇,您醒啦。”小青停了手中的事,开心的说:“昨晚您家抱男神抱您回来的。”
何紫嫣低头开心的笑。“那男神呢?”
“出去了。”
玩遊戲能變強 六梟
“哦。”何紫嫣点头,任小青替她穿衣梳头,“小青,弄好了,咱们去安宁宫找白桑。”
“是,女皇。”
“不对,咱们先去找何祺算账。”何紫嫣又道。
小青拿着梳子的手抖了抖,“算账??”
“昨晚说好了的,要一起去千岁府偷东西的,敢放我鸽子,哼。”
重生八零之極品軍妻 西林葳蕤
“其实,小青觉得吧,您应该感谢何祺爷啊。”小青边给她梳着头发边说。
“感谢?”
“对啊,如果何祺爷去了,您家男神肯定就不会半夜带伤出去找您了,您就少了跟您家男神独处的机会。”
“哈。”何紫嫣扭头,俏皮的瞪了小青一眼,“你这小妮子,不过话又说回来,如果男神没去找我,那我不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“呸呸呸,女皇福大命大。”
“呵呵,算了,就看在小青的面子上不与何祺计较了。梳好了吗?咱们去安宁宫。”何紫嫣看着镜中如花般娇嫩的脸,自己都差点被自己给美哭了。
小青替她插上碧玉珠钗,扶着她站起。“好了,女皇。”
两人来到殿门外,小青发话:“备骄,女皇要去安宁宫。”
明月清風此夜 張木淩寒
守在门口的奴才忙跑去将软娇抬来,小青扶着何紫嫣上了娇,一路出发到安宁宫。
帶著副本的巫師 誰的馬甲掉了
其实软骄也挺舒服的,何紫嫣坐在骄中感觉着骄子摇啊摇的,像小时候的摇蓝。只是她有些坐不惯这骄子,总觉得让人这样抬着,那些抬的人太辛苦了。
到 了安宁宫门口,小太监高声喊着:“女皇陛下驾到。”
骄子落地,何紫嫣被小青扶了下来,安宁宫的宫女奴才都跪齐齐下跪,喊着:“奴才,奴婢,参见女皇陛下,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一路从门口到殿内,只见行礼的宫女,却不见白桑出来,一直走到里厅,才见到白桑昏睡在床上,手里抱着他的宝贝酒壶。
小青忙跑到床边,轻轻推了推白桑:“醒醒,快醒醒。”
“喝酒啦,好多酒啊,来,在干一杯。”何紫嫣双手叉腰猛然大喊,把小青和一干宫女侍卫给看得张大嘴。
这哪里像一国之君的样子,简直就是市井泼妇嘛。
但别说,她这方法还蛮管用,白桑一个鲤鱼打挻就坐床上爬了起来,四处找着,“谁在喝酒,谁在喝酒?”
天價逼婚,總裁蛇精病 問題兒童
“哈哈。”何紫嫣得意的笑啊,一手搭上白桑的肩,“小子,大白天还醉成这样,没出息,你要是想报仇就去报,何必用喝酒来麻醉自己,逃避不是办法。”
白桑抬眼看了一眼肩上的手,反客为主的也抬起了手搂上她的腰。“美妞,刚才是你说喝酒,来陪爷喝个痛快。”
何紫嫣瞪他一眼,没想到这从他手上挪开腰,“我来是找你问解药的事,一定要用天山雪莲吗?”
“蒽。”白桑翘起嘴点头。
“好吧,那你手上有没有什么毒药?”
“毒药?”白桑问着走了两步又仰头喝酒,竖起手指摇了摇,“没有。”
“怎么可能,练毒天赋其高的你居然没有毒药,鬼信。”何紫嫣不相信的四处翻了翻,并吩咐:“小青,给我找,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毒药来。”
小青犹豫了会,也开始跟着四处翻。
白桑喝着酒,斜递何紫嫣爬在地上看床底下的样子,笑了笑。嘴里吟起了诗:营营青蝇,止于樊,岂弟君子,无信谗言。
营营青蝇,止于棘,谗人罔极,交乱四国。
軍團主宰 黑色果粒橙
地精傳奇
营营青蝇,止于榛,谗人罔极,构我二人
把安宁宫翻了个乱七八糟,一粒药渣都没找到,何紫嫣不干心的叉着腰站白桑面前:“居然真的没有,你这样的练毒天才不练毒不是暴睑天才吗,早知道老天爷应该把你的天赋给别人。”
大決戰的故事 馬瑞雪
是啊,如果这天赋不在自己身上,也许他未央国不至于亡国。想到此,白桑猛的摔了手中酒壶,并将何紫嫣两人给赶了出去,气呼呼的吼:“滚,滚,都给我滚——”
何紫嫣被干得莫名奇妙,坐到了骄子上才后知后觉的用手捂住嘴巴,她刚才好像说出话了。“诶,对不起啦,大不了,下次我带点好酒来给你陪醉。”
又坐着软骄回到养心殿,殿内异常的热闹,九千岁坐在那喝着茶,还有何祺,没想到何祺居然跟九千岁坐在一块下祺,下祺!!!简直是亮瞎了她的泰合金狗眼。
高公公站在九千岁身后,看到何紫嫣也只淡淡的笑道:“女皇您可算回来了,九千岁都在这儿等您好久了,派出去安宁宫找您的奴才说您不回来,还一定要呆在安宁宫呢。”
何紫嫣这才想起,找东西时,似乎有那么个努力来跟她说过九千岁,但她没怎么听,就抬手打住了奴才的话。
“阿嫣,这京城的治安可是越来越不好了啊,昨晚上居然有不知何物胆敢闯进本千岁府。”九千岁落下黑子,头也没抬的说。
何紫嫣想到昨晚胆战心惊的事,干笑道:“嘿嘿,也许是只小猫。”
“那这只小猫身手倒机灵的很,我的机关箭雨都没将它射成蜂窝,高公公,你可一定要将这只聪明的小猫给找出到,我得好好养着她。”
“哈哈。”何紫嫣笑着点头,“对了,干爹,你有天山雪莲吗?有的话能分我一只吗”
何紫嫣话一出口,空气好像都凝结了一般,殿内的宫女侍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何祺看到九千岁的手顿了一顿。
“哈哈。”九千岁落下黑子,也尖声笑了起来,“阿嫣,你不记得,我曾为了得到这两颗天山雪莲,费了多少心思,我亲爱的阿木都因此而除此shang命。”
“哦,这么珍贵那就算了。”何紫嫣坐到一边喝起茶来,斜眼看高公公,脑中想起听说高公公怕老鼠,不禁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高公公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,看她笑得心里发毛,小心问:“女皇何事这么开心?”
“啊,老鼠,好大一只。”何紫嫣跳到凳子上,指着高公公身后,一惊一乍的说。
吓得高公公一跳,不小心撞到九千岁的胳膊。
手指一松,黑子落到棋盘上,黑子败。
穿越之幻境迷情
何祺淡然道:“谢九千岁承让。”
九千岁也跟着笑了,这笑让高公公感觉大祸临头,立马下跪,自己狂扇耳光,求道:“千岁饶命,千岁饶命。”
“哎哟,不就是输了盘祺吗?看把你吓成这狗样,男子汉大丈夫,能屈能伸,这次输了下次在来,你这样怕,显得咱九千岁有多小气似的。”何紫嫣也不知道为何会替高公公说话,只是看高公公那样又有些可怜。
“男子汉大丈夫?”九千岁念着。
殿内所以宫女太监都跪了下去,不敢出声。谁都知道九千岁是太监,虽然那个东西长出来了,也还是太监的身份,一太监怎么能用男子汉大丈夫来形容。
只有何紫嫣傻站着,被小青拉了拉衣服。
“哈哈哈。”没想到九千岁不怒反而开怀大笑起来,“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能屈能伸,都平身。”
何祺收拾了祺子问:“千岁爷要不要在来一盘。”
“不了,你不仅长得好,祺也下得好,本千岁看你越发觉得爱了,你可愿着我。”九千岁摸了摸何祺的手。
何祺被摸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,面上还是微笑着:“谢九千岁抬爱,何祺命薄福薄,受不起您的恩。”
九千岁还是笑,笑容里是你早晚会是我的人,转而对何紫嫣道:“阿嫣,在过三天,就到天子拜神为国祈福的日子了,你要准备好,不得怠慢了。”
“拜神祈福?”何紫嫣有些印象,如果天上真有神仙,那她肯定祈祷:狗太监早死早超生,还有自己每天都吃吃喝喝睡睡还不长胖,宫里的美男面首们不要刺杀自己才好,男神身体健康,还有就是玩个几年回到自己的世界去,哈哈。
“笑什么,九千岁都已经走了。”何祺凑到何紫嫣面前晃了晃糕点。
吃货看到吃的就像狗看到骨头一样,眼前一亮。何紫嫣端起桌上的一盘糕点靠着桌子吃起来。“还说你不是奸细,跟九千岁下祺,哼。”
“你不也还叫他干爹?”
何紫嫣无法反驳,用眼神瞪他。
“我想好了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咱们一直呆在这皇宫也报不了仇,任何事情都在九千岁的眼皮底下。所以,咱们不如离开皇宫,先帮白桑夺回未央国,在集合天下英雄,讨罚九千岁。江湖宝藏多,说不定能得奇遇也不一定,而且江湖上的东西可不比皇宫的差哦,江南的丝绸,糕点,美女,武林大会,,”
江南,武林大会!!这一直是何紫嫣心中向往的地方啊,立马打了个响指:“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,咱们离开皇宫!”
“劝白桑一起离开的事就教给你了。”何祺打着赤脚出了养心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