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frb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穿越之那一季花的盛開 千歲千尋-第一百一十二章鑒賞-d2ygt

穿越之那一季花的盛開
小說推薦穿越之那一季花的盛開
“皇上……娘娘不见了!”轻雨看见皇上来了,着急忙慌地道。
皇上眼睛一亮,道,“对外声称她病逝了吧……”
轻雨对他的反应,有些出乎意料,也觉得他很英明,一下子就明白其中的原因……
******
“你怎么还站在风口里呢?”嘉奕走了出来,看着站在门口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我回过头,看着他,笑了笑,道,“都几年了,你怎么还老是说我的不是呢?”
嘉奕下了台阶,走了过来,摸摸我的发顶,笑道,“你这丫头,我不管,谁管呢?”看我笑着,问道,“都五年过去了,想来一切都风平浪静了,你可要回去看看?”
我没说话,别过头。
嘉奕把扇子放到我手里,道,“宁羽、歌黎,都不小了,也该议亲了,你不回去看看?”
嗯……有点无措。想了想,拂袖往回走,道,“如今,我该用什么身份回去呢?”
嘉奕笑了笑,没说话。看着我进屋子里的背影,心想:还是这太多的人牵绊住了你,不然,洒脱地回去,想来,是最好的了。可惜,你终究被牵绊住了……
******
嘉奕端来衣服,搁在我面前,我把书放下,问道,“这是做什么?”
嘉奕把我手里的书拿下,道,“去吧……去一趟吧,别让自己后悔了。难道,你想这辈子,就一直躲在这不成?”
我没好气地一笑,道,“你这是糊涂了?王府有王妃,侧王妃。另外的一个王妃,已经病逝了。”
嘉奕用书敲了一下我,道,“今天,怜寒去寺庙上香,回来的路上,你借她的马车一用啊。”
我抬手摸了摸那红色的衣服,道,“那我就去一趟。你……”
嘉奕摇了摇头,示意我别想太多。
*****
我站在一旁看着随从们在下边候着,突然间有群香客们纷纷从寺庙内出来,一时间挡着了我的视线。
等看清了,马车已经动了。我一跺脚,决定冒个险。以最快的速度,溜进马车内。
一蹲下,正想伸手捂住马车内的人的嘴巴,一抬头,没有人。是空马车。
“好啊,嘉奕,你竟然算计我。”我低声抱怨了一句。
哪成想,外面的人,听到了动静,问道,“王妃,怎么了?”
我一下子有些无措,缓了缓,才道,“没事。”
起身坐好,心想:这是算计到我头上来了?可这怜寒哪去了?算了…….他也是为了我好,走一步,算一步吧……
坐在马车里,算着路程。听着声音由大到小,料到了,这是要到王府了……
感觉到马车快要停下来了,我吩咐道,“把门槛拆了,马车直接进内院。”
修仙之不走老路
“是。”
下面地人很快就办妥了。走了一小段路,听见有人问道,“这是何人的马车?”
“回管家的话,是王妃。”
“荒唐。王妃早就领了休书,回去了。哪来的王妃……”
我又愣了,道,“管家,是我……”
寵妻無度:金牌太子妃
马车停了下来,我掀开帘子,跳下马车。管家愣了,先行了礼,然后遣退了其他人。
管家打量了我一番,笑了,道,“恭迎王妃回家。”
我看他笑的样子,有点愣了,问道,“笑什么?”
管家稍微指了指,道,“王妃这身衣服,像极了王爷当初送去的嫁衣。”
我低头看了看,好像还真是,有些不好意思。
“王爷呢?”
管家微微鞠躬,道,“王爷近年来大都在书房待着。”管家抬头看了看天空,想了一会,道,“这会在东院练字。”
东院?这个时间上东院做什么?
“嗯好。你且去忙,我自己走走。”
管家点点头,我自己先走去了西院。一踏进去,就看见左泽跟苏娅坐在院中,宁羽、歌黎陪煦儿在院中玩耍。宁羽高了不少,离儿也开朗了……
我缓缓走了进去,听见脚步声,苏娅抬头看着我,有点惊喜,喊道,“恭迎柔娘娘回家。”
几个孩子听了,纷纷转头看着我,宁羽跟歌黎立马扑进我怀里,我笑着摸了摸。煦儿没见过我,愣住了,萌萌的小脸。
煦儿突然指了我,道,“漂亮姐姐……”
惹得大家哈哈大笑,左泽嗔道,“那是你祖母。不得无礼。”
月滿西樓
我摆了摆手,蹲下身子来,朝他招了招手,道,“来,过来。”心想:祖母?我竟然是祖母了,我才几岁啊。
他小步跑进我怀里,摸了摸我的头发,嘟着小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道,“祖母好看,喜欢……”
这话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。转而看向当父母的,道,“你们俩,这几年,就没再为王府添个一儿半女的?”
苏娅的脸红了起来,左泽过来,扶起我,道,“灵儿在母亲那。”
我点了点头,问道,“大家都好吗?”
苏娅也迎了上来,道,“都好……就是……父亲他……”
我微低头,道,“你们忙你们的去。你们几个,玩去吧……”说罢,我转身出了西院,往东院去……
一路往东院来,人少了些,到处却连一颗尘埃都没有。
进了院门,看见院门两旁摆放的花花草草,笑了。这些花,是那年他为我寻来的,如今还在,怕是花了不少时间打理吧……
走向空灵阁,剑灵出来,看见了我,很激动,一瞬间红了眼眶。我朝她招了招手,问道,“你怎么在这?”
“回王妃,你走了,我便回北院伺候王爷了……”剑灵侧身行礼,答道。
我点点头,问道,“王爷呢?”
剑灵指了指那边的羽轩,道,“那呢。练字呢……”
我走了过去,自从我搬出东院,羽轩就锁上了,如今开了,还在那练字了,心结打开了?
權利爭鋒 一路向東
我轻轻地走了进去,看见他站在书桌前提笔写字,一袭白衣,头上别着两根素玉簪子,一条白色飘带垂下,显得人精神了些。
我低头看见扔得满地的纸,随手捡起一张,看了一下。上面写了一句“那一季花的盛开,我却等不到你归来”。
詭戲錄 柳生三笑
许是听见声音,言熙头也不抬,道,“剑灵,不必捡了……”
我笑了,道,“这一季花的盛开,我已经归来……”
闻声,言熙抬起头来,看着站在门口的我,很是高兴。整日没有什么表情的他,笑了。手上握着笔,笔尖在纸上染出来一片黑色……
阳光、微风,透过窗户,进了屋里,无限美好……
❀完结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