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5l1o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拒嫁儲君:儲妃不好當笔趣-第12章 穆吳兩家的恩怨②推薦-8foru

拒嫁儲君:儲妃不好當
小說推薦拒嫁儲君:儲妃不好當
【前情回顾】
一切都在暗中紧锣密鼓的进行着,不过归结起来,似乎这一切的平静,都是从穆邪雪私自离村开始。或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吧。穆家的千方百计想要让穆邪雪避开,或许反而成了完全避不开,还要卷入穆吴两家上一代的恩怨和三国皇室斗争中去。一切都有些适得其反……
【正文】
次日,皇甫国皇宫,金銮殿。
“宣夏侯国太子!夏侯国玄王!觐见!”
異腦人生
两人的出现给这本就威严庄重的金銮殿,又增添了几分高贵。但两人的气场……
夏侯璟难得没有穿白色,而是一袭黑色缎袍,金丝滚边,衣身和衣袖都绣着蛟龙的模样,发髻由金冠和一根金簪高高束起。似乎,他不是他国使节,而是这金銮殿的主宰者。本来平时穿着一身白衣,不刻意彰显的他,王者之气就已经显而易见。更别提此时,一身正装,又锋芒毕露了。
相比之下,夏侯昊似乎低调许多,又或是刻意如此,不去与夏侯璟一比高下。他只是身着一袭淡紫色王爷正装,整个人都显得特别随性,随性之余,又显出一种……漫步自家后花园的感觉。
总之,这两人的目的,就是示威般……
“夏侯璟代父皇向陛下问好,愿陛下身体康健!”
總裁霸愛:被總裁承包的小綿羊
“夏侯昊代父皇向陛下问好,愿陛下身体康健!”
你在心上,愛情那麽長 令九舟
“两位有礼了。也请代朕向贵国皇帝问好。”有礼……他也是醉了,这样的使节,他算是头次遇上。
“陛下客气了,待本太子来日回朝,自当向父皇转达陛下的好意。”
“皇甫陛下,我们还是别说这些客套话了,说正事要紧。对了,本王和皇兄这一路奔波劳累,怎么也没个坐的地方?这就是皇甫的待客之道?”他最是受不了这客套话了,一句接一句的,没完没了。
“……”全场一片死寂,毕竟夏侯昊这话……
芊音洛曦 莫冰韻
“咳……玄王!住嘴。陛下,实在是失礼了。本太子代玄王向陛下道歉,不过玄王所言不无道理。我们此次来贵国的理由,不就是解决两国边境之事。所以还是尽早解决为好,毕竟拖延久了,与谁也讨不到好,不是?”虽说他这个三弟言辞过于无礼,但却又是事实。
妖孽之極品狗剩
如若不是碍于一直中立,摸不清其立场想法,又岂会如此麻烦。夏侯国的实力,足以问鼎文渊大陆,成为唯一的强者,又何须年年商议这边境之事!更不会给皇甫国不断提升米价的机会!
“夏侯太子,玄王,那你们如此言行,就是贵国礼仪了?”
“你的意思是本王和皇兄失礼?!身为区区一介臣子,竟敢质疑我朝太子!?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礼仪吗?皇甫陛下!”哼!他皇兄的身份,也是一介弱国臣子可以指手画脚的?开什么玩笑!
“玄王何必动气,丞相也不过是心直口快罢了。”
“陛下客气了,这本就是玄王言辞过分了。本太子和玄王,又岂敢生贵国丞相大人的气。是我们失礼于贵国丞相大人才对吧。”心直口快?简直笑话!
“皇兄说得是,我们堂堂夏侯皇室,居然不能说皇甫臣子半句不是!”
这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的,直接就是让皇甫熙和丞相无言以对,又或是不敢再说什么……因为这两兄弟,从进殿开始,就一直句句嘲讽,不管你说什么,似乎总能被冠上不自量力、失礼……
大殿上的人也是心思各异,为臣的,有的打心里畏惧夏侯国,心里自身在怪皇甫熙和这丞相;有的却是和丞相统一战线,觉得这夏侯两兄弟太过于嚣张。包括这大殿上的另两兄弟,也是各怀心事……
皇甫熙身为帝王,又被夏侯璟二人如此失礼对待,心里难免不满,全然没有多想其他;而身为储君的皇甫靳,心态却截然相反……
龍道之龍脈 朕乃始皇
本来这次夏侯国对边境之事的做法就太过异常,非但选择派使节来朝,还选择了这么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再就是,虽说他不曾了解夏侯璟二人,但凭传闻中的他,完全就不是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人,如若他是这样的,又怎么会稳居太子之位,又拥有朝臣和百姓的爱戴……那么,原因便显而易见了……
夏侯璟如此的目的,是为了激怒皇甫国,以达到其目的!
“夏侯太子,玄王,且听皇甫靳一言。大家之所以聚在此,都是为了两国能和平共处,让军民都不必身陷战乱,那又何必为了一些口角之争,伤了大家的和气。正好皇上在保和殿为二位安排了宴席,为两位贵客接风洗尘,一尽地主之谊。何不趁此机会缓和下心情?”这是一场暗战,一场不见血,连他也不能置身事外的暗战。
暖寵之國民妖精懷裏來 三月棠墨
“难得啊!皇甫国竟还有如此储君。皇兄,不如我们就接受储君的好意?正好也有些饿了。”
“嗯。那便多谢储君殿下了。”
“二位客气了,这一切都是皇上的安排,皇甫靳实在不敢居功。”不开口又唯恐局面恶化,如今开口了,却是惹了一身骚,直接就把他捧得优于皇甫熙。看来这目的,绝不会简单了。
“行,储君殿下怎么说便怎样吧!反正大家心里都清楚。好了,储君,前边带路吧?唉……一听到宴席,肚子就饿啊!”
“皇上,臣弟……”
“好了,朕信你。你先带他们去吧,我更个衣,随后就到。”
“是。夏侯太子,玄王,请。”他现在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管皇甫熙的想法了,毕竟这一切,本就属于他……
众朝臣在和皇甫熙告退后,也是随着去了保和殿。偌大的金銮殿 便就只剩下皇甫靳和太监总管。坐于龙椅上的皇甫熙若有所思,良久才是起身离开。
然与此同时,颐和酒楼的穆家兄妹,却又开始了“跑路”,结果却是……相当于失败!
因为……
云城城外。
穆邪雪二人的处境,就好比刚逃离狼窝,却又进了虎口……
好不容易吧!趁着夏侯璟二人都进宫了,四处看守的人少了不少,成功跑路了!结果,一出城,就与眼前这帮人撞上!
“穆邪钦!都是你啦!非要走,现在怎么办!”比起在颐和酒楼的日子,虽说没有自由,却是衣食无忧,而且安全啊!现在呢……
“……”似乎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吧,不出村,都没了?当然,这仅限腹诽……“小雪,如果等下打起来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哪怕就是被抓,也没事,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。”哪怕是被抓,眼前的人不是吴家的,那么便不会怎么伤害穆邪雪。
“啊?得了吧,你自己不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吗?”可看了看某人一脸担忧的神色……“安啦!我会保护好自己,觉得减少任何伤害!”他这个哥哥……真是让她不知该说什么了,对自己这个妹妹的宠爱,真是到了一种常人难以达到的高度。不过这种被人护着、宠着的感觉,却是极好的。
“你们就是穆邪钦和穆邪雪?”许是之前没想到该说些什么,那群人愣了会儿,看似领头的人才是这么问道。
“难道我们说不是,你们就会信了?”看着凶神恶煞的,可怎么有种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感觉呢?
“当然不会信!是二位自己随我们走一趟,还是要我们兄弟几个帮你们?”
“谁的人?”又是走一趟!只是这次,又是谁的人?如此粗鄙的气,不可能是吴家,那又会是谁的人?
“去了自然就会知道了!兄弟们,上!”
虽说穆邪钦功夫不错,可悲的是,他还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穆邪雪,加上对方人数多,所以……
“穆邪钦?”打到中途,之前说话那人,直接抓住了穆邪雪,弄得某女那个郁闷啊!
“你想干什么!你敢动她分毫,我必灭你满门!”
“他妈的!还灭我满门!再不给老子束手就擒,信不信我让这小妞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
“嘭!”穆邪钦的剑落地,也意味着束手就擒。
“……”该死!古代武功是么?她一定会学会的!
又一次因为穆邪雪,失败了……两人也被绳子困住,眼睛蒙上,嘴堵住,带走……
皇甫国皇宫,保和殿。
这儿的宴席进行得还挺顺利,尤其是夏侯昊,完全融入了进去。
“真是多谢储君了!这宴席正和本王心意!可惜像储君这般优秀的人,在这皇甫国真是稀少啊!”
“玄王言重了!本王实在不敢当。皇甫最优秀的人,自是皇上!”如此这般将他推于高处,看来是算计一久啊!但愿福寿宫的人,不要来凑这不该凑的热闹……
“太后娘娘驾到!”听说皇甫熙吃亏的太后,又怎么可能待得住。
“微臣参见太后娘娘!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“儿臣参见母后!”
然此时,一道声音却是清清楚楚传人众人耳中……
“有趣!有趣!皇甫国着实有趣!这能者屈居储君之位也就罢了!偏偏还有这样的太后?敢问皇甫太后,什么时候,此等宴席,后宫中人也能参加?又或这乃贵国特例,后宫女子也可干政?”
“……”群臣皆默,毕竟这个太后,的确是干政,的确是于理不合。
而一直保持沉默的夏侯璟,却是一反常态开了口。
“实在抱歉,玄王喝多了,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还请诸位海涵。不过接到手下消息,本太子有事要处理,只得改日赔罪了。告辞!”
“夏侯太子既然有事要办,哀家也就不多留了。小权子,替哀家送送两位贵客。”
“对了,储君殿下,本太子要办之事,想必你也清楚,到时有需要,还望相助。玄王,还不走?”
夏侯璟丢下这么一句话,便是拉上夏侯昊离开了。清楚内幕的人,自不会误会,可不知道的人,自是误会多多。
神聖羅馬帝國
“各位大臣也散了吧。”好你个皇甫靳,居然和夏侯的人勾搭上了!
“散了吧,朕也累了。”也是时候把这一切,归还了。
“臣等告退。”看来皇甫的天,他们的主子,又要换了。
每个人都是各自揣摩,各自猜忌,这宴席,终是不欢而散。然唯一理解夏侯璟所言的皇甫靳,却是哭笑不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