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p0ku火熱言情小說 我在輪迴裏等你-第二十一章 沐沐or小月2相伴-vdm0j

我在輪迴裏等你
小說推薦我在輪迴裏等你
海外飘来一叶小舟,百足哥哥和血蟒侄女带着一口大石棺回来了,人类大叔不知道去了哪里,不过,小蛇妖开心了。
百足哥哥说,爷爷将它剩余的灵力过给了自己,让他提前长大了。他很开心,岛上的众妖都渐渐的化形了,他们盖了一幢又一幢的房子,像人类一般过着群居的生活。
獨家千金億萬寵溺 淺苜
帝疆風雲 獨孤紅
他不在害怕小蛇妖摸他了,因为现在他的力气比她大多了,每每都能反败为胜。他的生活似乎比从前更有意义了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不在叫她小蛇妖,而是喊她:小月。
小月的灵力一天天的提高,沐沐也可以腾云驾雾了。时代开变换,两人时常结伴出岛游玩,带回世间的新奇趣闻,个个王朝落寞,个个王朝建立。晃眼已逝百年。
他不再似从前一般单纯的认为媳妇=美食了,两个人的关系也渐渐的开始变得微妙,沐沐想起了几百年前,人类大叔对他说过的话。
邪魅王妃,夫人莫翻墻
他说:“沐沐啊,这世间总会有那么一件事,值得你用生命去守护”
那时,沐沐说他傻,因为爷爷总说情之一字伤人最深,是世间最苦的毒药。然而,现在他晓得了,情之一字虽苦却也是甜的。
草乂紀之天命 Isaiah俊秀
自从知晓了自己心底的想法,他每一天都是更加的幸福开心,也渐渐的将小月守护起来。
可不止从何时起,小月似乎开始逃避他,她总是躲着他,甚至于某一天,他清早起床后四处找不到她。
夜獸 郭巨俠
血蟒侄女说:她走了,因为她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。是了,她只是一条小小的沙滩蛇,她的寿命要比他不知短了多少倍,接下来她会渐渐老去,而自己还会是这幅模样,若非爷爷,也许他现在还是个娃娃。人的一生总有太多的无可奈何,妖亦如此。
回头想想爷爷的一生,想想百足哥哥,再想想人类大叔,沐沐决定:他要找到她。他不想向命运低头。之后的几百年里,他一直游荡在人类的世界里,四处寻找着小月的气息。
人类男子开始将头发剃下一半编上大辫子,沐沐看的直皱眉,不愿与那无知的人类为伍。来了几个穿着衙门服饰的人将他抓住,说他是反清复明的余孽。
还未等他出手,不知从哪冒出个老婆婆说他是自己家的孙子,脑子不好使,还强硬的抓着他去旁边剃了个头,衙门的人勉强相信了。
见他没了危险,老婆婆转身就走,拐杖在地上敲得咯哒咯哒响,沐沐就披散着半头的黑发在身后悄悄的跟着。
婆婆应该是自己住的,在很远的城郊,有一栋破旧的古宅,里面没有一个仆人,她布满皱纹的双手推开大门,佝偻着腰颤颤巍巍的走进去,她看起来要比爷爷的样子老多了。
沐沐隐了身跟在她身后,越走越觉得里面的气息很熟悉,屋子里摆满了小月爱吃的糖果,还有一张不知用了多久的藤椅。
老婆婆躺在藤椅上看着夕阳,不时的伸手抓个糖果放进嘴里。沐沐没忍住自己的眼泪,扑簌扑簌的掉到地上,老婆婆似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对,低头一看地上一点一点的掉着雨滴。
她摇摇头又躺回椅子上:“哎…又露雨了…”
可外面根本没有下雨。
“小月……”沐沐披头散发的出现在她眼前。
她愣了愣,喃喃的道:“小月?这名字好熟悉呀……”她转头看了看沐沐,惊讶的问“你怎么在这呀?快走吧,别再让人抓喽。”
沐沐忍不住了,抱着她哇哇地哭了大半天,小月就任由他这么抱着,半晌还伸手摸摸他的头说:“可怜的孩子,跟家人走丢了吧。”
她,已经不记得从前的事了。或许再过些日子,她就会和爷爷一样寂灭逝去了……
沐沐在古宅里住了下来,每天做好了饭给她端过去,她总会像对待孙子一样夸夸他。她不知,那些饭都是沐沐用自己的血和参须做的,再加上每晚他都偷偷的渡给她灵力。
通天寶鑒
久而久之,小月渐渐的清明了,皱纹也少了许多。某天清晨,沐沐一大早就见她坐在院子里发呆,他像往常一样将她扶回房间,末了她开口:“你为什么要来?”
沐沐愣住,她恢复记忆了。他从来不知道,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功效,不顾小月的反对,他更是每天都在自己身上摘点须子放点血,再化点灵力给她。
小月渐渐的年轻了,沐沐却似乎是加速成长了,也许是因为他将自己的药性和灵性都放掉了,他的寿命开始缩短了,不过这都没关系,他要那么长的命也没什么用。
两年以后他们回到了小岛,血蟒侄女已经恢复了,百足哥哥的身边跟着一个胆小怕事的银发男子,还有花鲤妹妹,已经会化形了,虽然有时候还是会露出一条鱼尾。
冷少終結者
花鲤妹妹见到他的时候,差点就不认识了,因为现在他站在百足哥哥面前,别人真会认为他们是兄弟了。
小月还是蛇妖,每过几年还是需要沐沐的帮助才能维持现在的样子,就这样有持续了好久,突然有一天沐沐忽的变回了十四五的少年,两天后又忽的变了回去。
魔劍仙緣 淹死的蛤蟆
百足哥哥说,他强硬的将自身灵性改变的太多,大概是出现反噬了。好在他现在有足够的时间修炼,况且这也并没有改变什么。
民国的时候,有人发现了这个岛屿,他们开始在这里架通桥梁,对岸也被填掉了大片的海域,这里不再是一个小岛了,血蟒侄女和小月研究着将这里的建筑改了又改,对这里心生向往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这里却始终保持着神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