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4gm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君子尋情 愛下-第五十三章 衙門大鼓丟了閲讀-8ajr5

君子尋情
小說推薦君子尋情
“我总是怕你过得不好,也许是当母亲的总会在多想,你在这里也许会更好。”
凤歌站起身,摸着柳树粗壮的树干,“无论在哪都会茁壮的成长,成长为一颗粗壮挺拔的大树。”
當LOLI遇見大叔(畢業了,嫁人吧)
凤夫人抬眸连带着凤歌身后的柳树一并映入了眼中,不知是抬头看高处的原因,还是自己心里满足的原因,竟然哭了。
凤歌擦掉凤夫人眼角的泪珠,“母亲,你哭了。”
凤夫人转过身,用手帕擦掉了自己的眼泪,“风,有些大了。”再次回过身来,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,浅浅的却很温暖,“天佑,你也老大不小的,我看刚才那位林姑娘就不错,天佑觉得如何?”
“挺漂亮的。就是与我,并不合适。林姑娘那种仰慕大英雄的女子,而我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。”
一听这个凤夫人就来气了,却隐忍着,“你不是,你虽耍不起大刀双棍,但是。你不是她们眼中不会武功的废人。”温柔中带着些许愤怒,仔细听来又有些伤心。
“凤歌,自然知道,我只是说了大家对我印象罢了,母亲,我们改变不了别人对我的看法,只能努力的改变自己的心态,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,但我在乎跟我度过余生的,她的看法。”
凤夫人握住凤歌的手,说了句我知道后,便不再言语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凤歌。
当夜凤熙也跟玄月学来了个不告而别,起初阿文并没有在意,只当是少爷又出去玩了,第二天便会回来,只到第二天老爷说家里来客,让凤熙出来迎接一下,阿文便把凤熙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,也没有找到凤熙的踪迹,这个时候阿文才知道,这次少爷是真的出远门,不对,是离家出走了。
阿文来到前厅刚想去跟凤堡主说,就被出来的凤歌拦了下来,“先不要,就说少爷出去办事未归。等里面得人走了,在说。”
凤熙刚进到前厅,看见来了两个人,一猜就是卢家的人,在见到卢凌薇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凤歌心里就是不想这个女的嫁给自己的弟弟,凤熙。
阿文按照凤歌的说法告诉了凤堡主,就这样卢凌薇并没有见到凤熙,之后便被凤堡主亲自送回了卢家。
妃常邪惡—拐個兒子去誘夫 夏日晗雪
強勢掠奪:總裁,情難自禁 惹人愛
高冷帝少請息怒:落跑前妻
当卢家的人来了之后,最不开心就是凤夫人,特别是看到卢凌薇来的时候穿的那件衣服,瞬间坚定了凤夫人退婚的念头。
看着从一进屋就一句话也不说,就坐在那里跟自己甩脸色的凤夫人,凤堡主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合适,“夫人啊,你到底怎么想的,你说句话,我都说了半天,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行,倒是说出来告诉我。今天那个卢姑娘你也见到了,你觉得怎么样跟我们凤熙配吗?”
无论凤堡主说什么,凤夫人都是直勾勾的盯着凤堡主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偶尔的皱一下眉头。
“退婚,让这个姑娘呆几天,回去的时候你亲自送回去,然后去把亲事退了。这不是跟你商量,你也不用等着凤熙跟那个姑娘见面了,他已经跟着玄月出门了。”凤夫人不留余地的说完自己的决定就走了,凤堡主一夜未眠的也没想白为什么才见了一面,绮华就这么不容商量的要退婚。
凤熙为了尽快追上玄月并没有走平坦的官道,而是选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,从官道走到梅州沈家庄最短也要一个月左右,而这捷径,则可早到五天。可凤熙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,玄月走的也是捷径,凤熙还是比玄月晚到沈家庄。
凤熙连续找了好几家客栈,每到一家,客栈的老板都说没房间了。吃饭的人并不多,可竟然没房间了。想不明白的凤熙站在最后一家客栈的门前,在考虑要不要进去,要是这家客栈也没房间了,只能去自己在半路上看见的那间破庙了。
“老板。”凤熙刚想问,就被眼前的一切惊住了。客栈所有的桌子椅子都是翻过来的,地上还有冒着热气的食物,破碎的茶壶,茶杯。
店小二拿着扫把站在凤熙面前,“这位客官,今个我们店不做生意。”
你把我迷倒 情迷日落
總裁照綁:惹火黑街太子爺 昱采青
“你们店也没房间了,就这样也住满人了?”凤熙扫了一眼面部全非的客栈,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“那倒不是,只是,这样子不方便让客官留宿。”
“要是我不介意,你们肯让我住宿吗?”看着店小二犹豫的样子,凤熙再接再厉的说道,“我免费帮你们打扫,我不怕脏的。”
鳳棲梧桐
为了让店小二更加相信自己的话,凤熙接过店小二的扫把就自顾自说的干了起来,店小二追在凤熙的后面简单说了一下这里变成这样的原因,本以为凤熙会放下扫把走人的,没想到凤熙说了句,没事。店小二没办法的只能去找掌柜的了。
听完店小二的描述,掌柜的只觉得凤熙要不是个傻子,要不就是个疯子。之前来了一个,看见客栈这个样子,竟然为了住店给双倍的房钱,这个为了住店给了钱还要免费打杂。
龍醒法師
掌柜的:“事情跟他说了,他还敢住?”
店小二点了点头。
掌柜的:“愿意住就让他住吧,有钱不赚就不是生意人了。”
收拾完一楼,店小二就带着凤熙回客房,两人边走边谈,“小二,发生了这样的事,你们就没去报官吗?”
店小二极其无奈的叹了口气,又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冷笑一声,“报官?要是有用的话,我估计全县城的人都去衙门报案了。”
“全县城?这也太夸张了吧,你们店比打劫了,整个县城的去了才能报案?”
“不是,是这个县里这样的事已经发生好多次了,每天都会有店铺遭到洗劫的,之前还有人去报案,现在是想报也不能了。”
“为何,直接去击鼓鸣冤不就行了,要不要我陪你们去。”
“没用的,衙门的那个鸣冤鼓已经被人抬走了,就连衙门的大门都被人锁上了。”
“这是为何?”
惹上嗜血偽天使
“因为衙门上次因为砸店的事被那群人也洗劫了一次,听说还死了衙役。自那次之后,县太爷就声称有病,闭门谢客,我们跑到县太爷家告状,都被人打了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