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qcrt精华都市小说 網王之大神怪很強 愛下-第四十八章-atsgw

網王之大神怪很強
小說推薦網王之大神怪很強
这些都是论坛上搜出来的资料,其中不乏一些花边新闻,于是传闻中他的女友安宠茹童鞋也被拉了出来,于是大家又纷纷猜测,段敖京为什么会放弃自己当时那么喜欢的灰姑娘,而最终娶了一个公主?
最后大家得出的一直结论是,现在是21世纪,不是童话世界,那套浪漫的早就不实行了。
郝好看着都气愤,但是又不能奈何,只好安慰宠茹,没关系,这些人都是嫉妒,嫉妒,嫉妒啊。
宠茹只是笑笑,不置可否。
大多数时候,传言不是空穴来风的,如果不是有些捕风捉影的事情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呢?
不过他说得对,这里不是童话世界,那套浪漫的爱情故事自然是不会存在的,这样想想她也就释然了,反正最后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,长痛不如短痛。
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宠茹开始忙碌起来,因为她成绩优秀,所以上次学校的实习名额里有她的份,而且因为夏桃不在了,大家也开始对她的态度改观起来,越发的对她友好,男生本来就殷勤,现在更加殷勤了,女生也不总是借着口的欺负她,反而处处帮着。
郝好最近都开始感叹着有一得必有一失。
可是即使是这样,她依旧是无法开心起来,她努力忘了他,忘了恨他和喜欢他。

**最大的会所,伊莉音坐在巨大的布艺沙发里,优雅的轻抿一口红酒,旁边的人瞥了一眼:“呦,尹姐,要嫁人了,这喝酒的动作都如此的贤妻良母了?”语气含着讥讽,着重咬紧了那个良母上,周围的人都笑起来,略带嘲讽。
伊莉音放下酒杯,一张脸红了白,白了红。
最后还是淡定的神色:“怎么,你们嫉妒?嫉妒我能嫁给他,还是嫉妒我能怀上孩子?”
“是啊,尹姐这样好的福气,我们都嫉妒不来呢,是吧,毕竟段敖京不会去我家喝多了,然后一夜风流啊。”
这话一出,大家都笑了起来,谁都心知肚明,伊莉音这婚来的不是正常途径,还不是靠着肚子里的孩子。
喝过了几杯酒,伊莉音又羞又恼,有些醉了,强撑着坐在沙发里闭目眼神。
偏偏刚说话的女生不肯放过她,仍然语气关心,却暗含着疾风的问:“尹姐没事吧,怀孕的人就是嗜睡的,都怪我们,明知道你怀孕还是给你喝酒,快快快,让司机送她回去。”
伊莉音有些头晕,迷迷糊糊的笑起来:“我没有,怀孕,这是骗骗…。段敖京的,你们真傻哈哈。”
因为四周吵闹,除了要过去扶着她的女生听到了这句话,其他人都没听见这句呓语。
女生神色闪动,拿出手机按了几下,扶起她,离开这里。
段敖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,董阳送他进了门,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。
“你丫不是酒量不错么?怎么才喝了这点就醉的像头猪啊!”
“……”
董阳任命的把他扶上楼,扔到床上,然后坐在床边看着醉酒后格外老实的某个人。
已经连续三天了,这人日日买醉,自从自己那天回来之后,他就一直都是泡在酒吧里的,还特别嚣张的喝霸王酒,从不带钱包,害的每次都是服务生一脸纠结的打电话叫他去付账,这样算下来,段敖京欠他的已经不止一点了。
恨恨的瞪了某个扔在昏昏沉沉的人,他起身下楼,走到门口时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“喂,fini?”
“好,谢谢你,回头请你吃饭?”
“不吃饭?好,没问题。”
挂下电话,满意的笑了,段敖京,这次你欠我太多了,看你怎么报答我。
段敖京等着门声响起来的时候才睁开眼睛,眼里一片清明,他知道这样不过是自欺欺人呢,就算欺骗自己,告诉自己这是个梦,但是梦总会有醒来的额时候,醉酒最好的就是不用去想任何事情,不好的地方就是酒醒之后会发现现实更加残酷,招架不住命运的任何安排。
他不是脆弱的人,即使他不想这样被安排,他也无能为力;在家族面前,他不能做任何事情,只有这样、以一个商人的眼光,这样做,无非是最大的利益,最小的损失。
可是,心里的某个地方空了下去,那个美好笑容的女孩儿,怕是不会原谅自己了。
郝好和尚悦,思凡,思琪坐在咖啡店里。
尚悦一边搅着杯子里的咖啡,一边问郝好:“喂,小叶是不是和廖然有情况啊?”
“没有啊,你还不了解她么,一根绳上吊死的主儿。”
“啧啧,瞅着这两个人最近走的真是近啊,这不,同出同进的。”眼神瞟着门口的方向,示意大家。
其余三个人都往门口看去,果然看到了廖然和小叶进来,两人今天都穿着深蓝色的大衣,看起来格外的相称。
小叶包包,端起服务员送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:“哎呀,冷死了。”
然后看见四个面色各异的人,摸着自己的脸:“有问题么?”
四个人齐齐摇头。
“实习真是痛苦得很,偏偏我遇到了一个奇葩的老板,每天挑剔的要死!”
“啧啧,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好好把握,gs公司可不是一般的公司。”思凡插话。
尚悦在一边拿手机看新闻,刷到娱乐头条的时候,慢慢的笑了,然后把手机递给身边的郝好,郝好接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,递给小叶
小叶来看了一眼,不动声色的还给尚悦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,廖然好心的提醒她:“小叶拿的是我杯子。”
“……”小叶巴一笑,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杯子。
“你就装吧,怎么着,男朋友结婚了,新娘子不是你,什么感觉啊?”
尚悦脸上放明明白白的写着:我在看好戏我在挑衅。
“反正不是你,你管我什么感觉?”
“……”
订婚宴定在全市最豪华的酒店。因为时间尚早,门口只有一些记者和维持秩序的保安人员。
段敖京坐在里面的休息室,面色沉稳,看不出什么表情,几个发小在一旁吵闹着,其中一个问他:“喂,敖京,你就这么定下了终身大事?”
“切,敖京,你怎么会想到娶那个女人啊?”
“废话真多,喝酒吃东西。”段敖京淡淡的瞥了一眼。
禦龍劍之帝尊
伊莉音坐在另一个休息室,休息室里瞟着淡淡的花香味道,一身紧身的小礼服难得的显出优雅的气质。
脸上是难掩的幸福感,嘴角微微上翘,尹丽坐在一旁在看着,切了一声:“别高兴太早,你还是想想等到婚后,你怎么把你怀孕这件事掩饰过去吧。”
离开始还有一个小时,伊莉音已经迫不及待,她等着他彻底属于她了。
從精武英雄開始

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,小叶去了洗手间,躲在洗手池边上看着镜子里的倒影,看不出喜怒,只是胸口钝钝的疼。
还剩十分钟,段敖京拿起外套往外走,正好伊莉音也往外走,他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走过,没有一丝的表情。
外面围了大片的记者,均被保安拦下,直到进入主会场,段敖京还是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在人群中看到了董阳。
董阳好不容易赶到,看时间还好来得及,赶紧跟助理示意,把段敖京从台上拉了下来。
本来他是想着最后一天告诉段敖京事实,好好折磨他几天,但是没想到的是临近最后一刻还发生了意外,那个录音竟然是假的,都怪他那天粗心,收到后没有及时查看,知道昨晚看到的时候才赶紧联系了那个女生,结果不出所料,对方开出的条件十分的苛刻,但是没办法,为了段敖京那小子,他还是得答应了,好在要求虽然苛刻,却不过分,只是想要在下一届服装峰会上做一个主场模特。
虽然难了点,但是他肯定会把这种事情丢给段敖京自己去解决。
董阳把资料交给段敖京,后者终于有了点表情,看着他露出一丝迷茫:“这是什么?”
“你肯定喜欢,打开看看。”
几分钟后,场上通知,订婚临时取消。
外围的作者蜂拥而至,却被一一拦下,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段敖京面沉如水的看完资料,然后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。
果不其然,不一会儿,门被大力的推开,尹丽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:“段敖京你什么意思,你把我们尹家的面子放在哪儿了,凭什么取消?”
伊莉音也站在门口,表情如出一辙。
段敖京也不说话,只是把手中的东西甩给她们:“自己看吧,我不想多说什么,不想我以后对付尹氏,现在自己出去澄清,然后马上消失。”
说完他抓起外套和车钥匙走了出去,打电话给秘书:“订一张s城的机票,最快的。”
伊莉音打开设备的按钮。
传出来的都是伊莉音醉醺醺的声音:
“哼,我根本就没有怀孕,这不过是缓兵之计,等到他娶了我,还愁没有孩子么?”
“我不在乎,只要他跟我结婚。”
“什么,那晚,什么都没发生,我当然想,但是我还没那么贱。”
……
每听一句,她的脸色就白上一分,最后大叫一声,跑了出去。
尹丽也是气的面色发白,抖着手指指挥助理去外面解决,她可是听到了段敖京后面那句话,也知道他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。
跟思凡她们告别之后,小叶自己去自习室,顺着树林往教学楼走去,正值初春,树林里格外春意盎然。
段敖京刚刚开到机场,就被秘书的电话叫了回去:“段总,您来公司一下吧,公司门口都被记者围上了,董事长让您马上回来解决。”
“……跟他说,我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“可是董事长说他知道你要做什么,他说,自己惹出来的自己担责任……”
秘书说完了赶紧挂了电话,这是人家父子间的事情,她被迫传话也就算了,可不能当做别人的出气筒。
麻辣女兵之愛很簡單
段敖京猛然刹车,思索了一下,转头回去。
董阳看着段敖京远去的车,略微的笑笑:“段敖京,我可就再帮你这一次,这笔账你都得好好的还给我。”
游戏,天下。
游戏里俨然快成为了娱乐圈子,到处的新闻都是段敖京订婚失败,意外发生,对外宣称有误会,订婚取消,大众猜测是其实伊莉音用卑劣的方法逼迫段家与其订婚,后来被人识破。
小叶头看贴吧一条条的信息,嬉笑怒骂,世态炎凉,无聊的很。
“小叶,你怎么看?”
“什么?”
“这件事啊,段敖京,订婚取消。”
“嗯……唔……八卦无处不在,奸情处处都有。”
“……”
电话催命一样的响起来。
看看时间,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再看看屏幕上的来电人,竟然是董阳。
“小小叶,想我了没?”
“……说重点。”
“我在你楼下。”
“……你没开玩笑?”
“真的,你们寝室换窗帘了?”
ai生物遊戲 天血淩寒
“董阳你疯了吧?”
几分钟后,小叶出现在寝室楼下,看着不远处抱着臂站着玉树临风,长得妖孽的某个人,咬牙:“你丫最好说什么事情,不然这么晚了把我叫下来就是为了消遣我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“啧啧啧,真是,怨妇都是这么的怒气冲天的么?”
“……说人话。”
重生狼孩難養
“喂,我可是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过来的,你也不说陪我吃个饭,坐下来慢慢聊?”
time餐厅,小叶放下菜单:“可以说了吧,什么事?”
董阳递给她一个袋子。
“这是什么?”
“内部资料,为你全面解读,段敖京订婚取消的真正原因。”
“……”
“其实段敖京真的是个好男人,相信我,他从来没有对不起你,他对你的感情我看得到,也许你会觉得我替她说好话,但是是真的,他为这段感情付出的不比你少。”
“他做的事情都是迫不得已,身在这样的家族里,这是责任,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去放弃家族,我和他都一样,你不要怪他。”
“别看他平时那么能耐,其实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,我猜他这会儿一定在纠结怎么求你原谅,所以,给他给机会,但是不要让他太容易,吃点苦头也是可以的。”
“……”小叶一瞬间的失语。
半晌,她道:“说真的,你确定是来给他说好话的?”
董阳笑道:“当然,我推了约会来这里给他当说客,我多不容易啊。”
安小叶道:“没看出来,我怎么觉着你是来抹黑他的呢?”
“……呵呵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。”
小叶:“……”

隔天傍晚的时候,安小叶刚刚从外面买了东西回来,经过人工湖的时候,看到一个人影徘徊在湖边,小叶一下子就想起来自己以前做过的蠢事情。
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湖边的人,等她走近了,才发现这个背影从头发到衣服,无一不与心中的那个身影重合。
但是那人还在**,怎么会在这里?而且昨天董阳说他有迫不得已的家族考虑,那么她怕是也算在他的考虑之外了吧,家族为重,她当然不能是他所爱。
摇摇头,感叹自己想的实在是太多,正打算不动声色的离开,突然那个人影转过身来。
猝不及防,两个人的眼神交汇。
她满是吃惊,这张脸庞,竟是她思念了许久的……她还看到那双眼含着笑,一步步向她走来,然后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她揽在怀里。
呼吸间都是熟悉的味道,安宠茹突然之间觉得非常委屈,一股热流在鼻腔、喉头涌动,她恼怒的推开他,却因为力量悬殊而被抱得更紧了。
“我很想你。”这是段敖京说的第一句话。
然后轻柔的吻她的额头,抵着她的鼻尖。盯着她,问她:“小叶,你有没有想我?我回来了,再也不离开。”
他说,我回来了,再也不离开。
这是她所听过最美的承诺,她需要的时候他在,他一直都在,在她够得到的地方,不离不弃,守护着她。
他抱紧怀里的人,这是他想要一辈子珍惜的人,现在说永远太早,但是一辈子那么短,珍惜眼前,就是永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