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lfyj超棒的都市小說 修羅之悲 線上看-第三章 修羅之泣相伴-12wmf

修羅之悲
小說推薦修羅之悲
逸尘看着那道倒下的青色身影,心痛如刀割,他仰天大吼:“阿离!”猩红的眸子,似乎能滴出血一般。他看懂了簌离想说的话,那就是“我愿意”。
记得在茅屋里的那段时光,是如此的温馨平静。记得那一天,那四目相对的刹那,在彼此的心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。
记得那一刻,他不再隐藏自己的爱恋,他问簌离:“阿离,我喜欢你。你,愿意嫁给我吗?”那一刻,他是如此的紧张,从未有过的紧张。即便是遭遇巨变,修为被废,被抓入牢,他也只是很平淡地去接受了。
帝國雄心 天空之承
他记得,那一刻的簌离是那么的惊讶,然后便是羞红了双颊,低着头,咬着双唇,却终究没有回应他。
偽道 偶遇傷心
解開死結
修真界的位面商 心如偌睟
那一刻,他暗暗自责,自己终究还是太贪心了,能够和簌离就这样生活,就已经是羡煞旁人的事了。如今自己都已落魄成这样了,怎能奢求簌离这样独特的女子做自己的妻子呢?也只有世间最完美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她,能呵护她一生一世,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。扪心自问,自己的确配不上她。他觉得,簌离是不好拒绝他,所以才选择沉默。在他心中,簌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,许是不愿让他遭到拒绝后显得尴尬,因此才选择沉默。却是未曾想,簌离,竟然是愿意的。只是,以簌离一贯的羞涩,自然是不好说出口的。因此,那一刻,她其实是默认了。
只是现在,他明白得太晚了。簌离,终究如她的名字一般,永远地离去了。
那一个一身素雅青衣,沉默寡言,声音空灵却又细若蚊蛾的女子,已然占满了他的心,然而,她最终,却因他而死了。再也不会有人用细若蚊蛾的声音低呼他“逸——尘”,也不会再有人,在他疲惫之时,为他煮上一壶最普通却又最不普通的清茶了。他,再也看不见那个只为他绽放的羞涩的笑容了。
無限動漫大暴走 萬字月牙天沖
他曾因自身的巨变而感叹命运的无常,他也曾因遇到簌离而感激命运的慷慨。然而,这一刻,他对这命运只有恨!他只有滔天的恨意!他,恨这命运捉弄他,让他从一代仙宗奇才沦为了人人诛之而后快的魔。他恨这命运捉弄他,让他遇上了簌离,最终害得簌离因他惨死。他恨这命运捉弄他,让他遇见了簌离,彼此相爱,却最终阴阳两隔,无法相许白头。他更恨冷酷无情、是非不分的执法堂,夺走了他心爱之人的性命!
“不能与卿共白头,吾宁此生未遇卿!”他呵呵地笑着,声音嘶哑,“阿离,你先走一步,我先为你屠尽这一切害你我分离之人。然后,我会去找你的,若你在冥界,我便去冥界寻你,若你已经转世,我便在无尽轮回中觅你,你,不会孤独的。等我。”两行血泪,从他的眼中流淌而出。他俯身,在簌离光洁的额头深情地印下一吻。
“不可能!魔怎么可能会有泪!”执法长老不可置信地喊道。此时的执法长老,看着柳逸尘流下的两行血泪,已经全然呆滞了,他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幕。在他看过的典籍中有记载,魔,乃是世间最为冷酷的物种,无论遇到了什么情况,也不会流下一滴泪。
也难怪执法长老如此失态,在人们的心中,魔族崇尚力量,生性冷僻,就如寒冰一般,除了怒,完全没有其他情感可言。而魔一旦动怒,便有如爆发的火山,摧毁一切。而此刻,柳逸尘便如爆发的火山一般,他满脸狰狞,漆黑如墨的长发,此刻如烈焰燃烧一般,炽热而狂放!他的身后,多了一双黑色的恶魔之翼,原本就锋利无比的爪子,变得更大,更锋利,一双血泪横流的猩红眸子,却蕴含着滔天的杀意,令人不寒而栗。之前并不把柳逸尘的实力放在眼里的执法长老,此时,看着这样的柳逸尘,执法长老心中莫名感到深深的不安。他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测:这种状态下的柳逸尘,或许已经能够对他造成威胁了。但是,这怎么可能呢?就算修罗是魔族中的皇族,有着强大的血脉,但柳逸尘终究太年轻,只是才刚刚不久开启了身体中的修罗血脉而已。而他虽资质平庸,可是修行了数百年,修为已经差不多登峰造极了。柳逸尘再天才,又怎么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呢?
重生之淡淡茶花香
翡翠天眼 紫色磐石
然而,陷入疯魔中的柳逸尘,可没有给执法长老过多的思考时间,只见他双翅一展,竟是空间都泛起了涟漪,转眼就来到了执法长老的身前,锋利无比的爪子划向执法长老的心脏位置,似要把执法长老的心脏掏出来。手法之狠辣,可谓算得上是惊世骇俗。执法长老连忙压下心中的震撼,往后飘退,执法长老看着自己的心脏位置,满脸的惊骇。虽然说他刚才一时不察,被柳逸尘近身,但他闪躲的速度已经很快了,即便是他,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伤到刚才闪躲的自己。可此时,他心脏所在的位置,却有一道深深的伤口,鲜血淋淋,再入三分,便是心脏了。他那皱纹密布的脸上,满是怨毒,厉声喝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布七星降魔阵,一定要把这个孽畜杀了!”众多执法弟子不敢有丝毫犹豫,立刻布阵。
三生三世媚色傾城 南宮元痕
升級世界的旅途
半空中,一把把长剑星光闪烁,引九天上的七星之力,对那道背生双翼的身影展开了围杀。
此时的柳逸尘,情况相当不妙,恶魔之翼给了他天下极速,但却无法让他脱围,北斗七星之力,循环不息,一荣俱损,要想离开,除非他能把这个阵法彻底破了。很显然,此时的柳逸尘还不具备这样的力量。看着在剑阵中不断受创的柳逸尘,执法长老冷笑:“你不用挣扎了,老夫也是替天行道,像你这样的孽畜,就不该存于世间。”柳逸尘冷冷地说:“替天行道?你也配?”“哼!不知死活!老夫懒得与你浪费口舌,你就好好享受这阵法吧。”
此时,在柳逸尘的脑海中,出现了不计其数的修罗一族的传承法诀,而这正是他因为过度的悲痛以及门禁术,名为“修罗泣血”。此法需以情之至,恨之极,并要身具修罗血脉才能施展。此法,乃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法门,以自身修罗血脉为引,以至深之情、滔天之恨为刃,发出天地同悲的一击。看到这一禁术,柳逸尘笑了,修罗血脉正是他所具有的。而他对簌离之情,不正是情之至?而对于这些害得他和簌离如此的执法长老和弟子,也达到了恨之极的要求。
柳逸尘盯着执法长老,笑了。执法长老先是一惊,然后骂道:“笑什么笑!你都死到临头了!”柳逸尘声音沙哑地喊道:“修——罗——泣——血!”只见他整个身躯爆开,漫天血肉飞溅,蔚蓝的天空,此刻变得血红,下起了血雨。只见血雨所过之处,一切皆被侵蚀。剑阵中的长剑悲鸣,在血雨的侵蚀下以经成了废铁。而执法长老和众多弟子已是尸骨无存。
执法堂内,一片死寂。只有一丝血雨仍然在空中落下。一个饱含思念的声音传来:“簌离,等我。”